今天2020年 06月 07日 星期日,欢迎光临本站 澳门永利平台_澳门永利网站_澳门永利赌场 

凤凰资讯

聖母峰下的Lockdown 南亞觀察

文字:[大][中][小] 2020-05-02    浏览次数:    

圖、文︱林子毓

尼泊爾終在三月封城,山谷單純靜謐,像回到千百年前一樣。

一月中當武漢疫情開始出現在媒體上時,我第一時間通知尼泊爾的友人小心防範,其中包含居住在海拔4800公尺美麗高山湖旁的Chheten一家。二月初尼泊爾打算自武漢撤僑,尼泊爾人討論著是否該接回可能造成龐大醫療負擔的尼泊爾留學生。一位尼泊爾醫生朋友主張:與其接回來增加國家安全風險,應該讓他們留在那讓中國照顧就好,相信中國有能力照顧他們!

再次關注新聞時,尼泊爾已撤僑結束,將眾人安置在巴克塔布附近的隔離區,並表示所有人都通過檢測,全都是陰性反應!二月底我在加德滿都,一切平靜如昔,口罩雖然有點缺貨,但配戴率不高,居民生活如常,集市摩肩擦踵,曾經被熱議的武漢撤僑風波似乎也已平息。我甚至讀到尼泊爾旅遊局的通告說:尼泊爾目前只有一名確診案例(一月中自中國回來的留學生),現已康復,撤僑接回的民眾也都健康狀況良好。結論:Nepal is safe to travel! (尼泊爾仍是安全的旅遊目的地)

即便報章雜誌有眾多呼籲,少數群眾間多有討論,但我實在頗擔心,因為尼泊爾的飲食與衛生習慣、都市密集度容易爆發感染,再加上「萬物仰賴進口」的現實讓風險更高,或許今年是當地籌備許久的「2020 Visit Nepal拜訪尼泊爾年」,導致政府迄今無具體作為,所以政府真的會願意面對現實,停止投資大規模的旅遊活動嗎?直到二月底的一天,我終於看到官方延後公告,令人鬆了口氣。接著三月初國際疫情升溫,尼泊爾開始快速反應,取消了疫情嚴重五大國的落地簽(很不幸,台灣被算在中國內,一起被禁),然後再過幾天,連歐洲新興疫區都一起被取消了。

在我離開之後,尼泊爾在3月24號宣布全境封鎖一周,邊境關閉,商家限時營業,機場停止運作,來不及離開的旅人被困尼泊爾,一周過後,鎖國期延至4月15號。

此時,住在喜馬拉雅山海拔4800公尺處的Chheten一家,也已經離開他位在湖邊的民宿,回到了他生長的村莊Khumjung。疫情初期,登山季節剛開始,Chheten雖因我的話有些警惕,但生活似乎如常,遊客如預期地進入山區,畢竟世界第一高峰在此,有什麼能嚇跑遊客熱切的心?Chheten說:「大家都預期這季登山季節如常,雖然知道有疫情,但以為只會在中國,沒有預料到會有這麼嚴重的全球大流行。」

他們如常接待,直到3月24尼泊爾第一次封鎖。

雪巴聖山下的Khumjung與Khunde村

Chheten的家鄉Khumjung村,海拔3800公尺,位在雪巴聖山-Khumbi La山腳下,是坤部地區最古老的雪巴村落,早期居民以放養髦牛、農作、以及與西藏的邊境貿易為生。山區觀光起飛後,大多數人從事觀光相關產業,比如民宿、餐廳、旅行社甚至是直升機公司,還有攀登嚮導、健行嚮導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沒有挑夫,至少我在當地多年從未聽說過。作為坤部區最早受到國際支援,最早有學校的Khumjung來說,年輕一代教育程度高,是產業鏈裡的高收入分子。觀光帶來龐大利潤,大多數的人家賣掉了髦牛這種需要長時間細心照顧,收益不高的家畜。好在,有土斯有財,土地都還留著,持續種著青稞、蕎麥與馬鈴薯,平時供應著自家吃喝,部分提供觀光客食用。這些農作物,在全境封鎖的此刻成了家家戶戶最重要的資產。雖然居民對於全境封鎖有點錯愕,但對政策持肯定態度,「畢竟我們都已看到其他國家什麼都不做的後果。」

但無疑的,對於已重度依賴觀光產業的坤部地區來說,全境封鎖和全球大流行對經濟的傷害不可估量。難得的是,坤部地區的地方政府不只積極配合政令實施與宣傳,也第一時間倡議各民宿山莊提供被滯留山區的登山客免費食宿!

地方政府的免費食宿公告

如今大部分的觀光客都已離開山區,村民不希望外人逗留。Khumjung目前也未收留任何外國觀光客或尼泊爾人。山谷單純靜謐,像回到千百年前一樣。村民可以在不同村莊移動,但自主減少非必要外出的頻率。忙完馬鈴薯種植季,除了去樹林裡撿廁所與肥料需要的落葉以外,就只是待在家。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400-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