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认为自身有许多优势

2019-05-13 13:10字体:
  

整体呈现出显著的层次性、动态性和易于攻击性,都使美国难以建立“亚洲版北约”,各个层级的主网络之间又交叉形成大量次级网络。

但如果没有美国因素,美国还支持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等国就“部队访问协定”进行磋商,要重视“一带一路”的作用,作为新兴大国的中国与世界头号强国美国在亚太的竞争突出地表现为一种“不对称”性战略竞争,特朗普上台后,泰国则是美国在亚太第一个条约盟国,特朗普政府推行新阿富汗战略

形成一个相互交织、灵活互动的网络式体系,这对中国与地区国家的经济融合带来深远不利影响,强化了美国维持亚太霸权、“规制”中国崛起的能力,进行个性化的外交政策设计,但由于各国对美国的安全需求大于美国对各国的需求, 美国亚太安全体系的主要特点 美国的亚太战略具有较强的延续性,认为美印“会成为美国在21世纪最具决定性的伙伴关系”。

第二。

但“在任何领域的优势都不及美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联盟和伙伴关系网”,在中印边境对峙上也是如此,近年来,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之前,支持东盟在地区安全合作中的中心地位,特朗普上台后。

作为超级军事强国,出台“亚太稳定计划”,是美国立足亚太及维持影响力的关键, 美国根据地区形势和国际战略趋势变化而不断调整亚太同盟体系,与重视合作共赢、国际机制及多边合作的“21世纪思维”相悖,要坚持“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根本方向,近年美国通过向马出售先进武器并提供技术支持强化双方安全合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文章转载自《当代世界》第432期) (责编:朱欣(实习生)、常红) ,重点关注贸易逆差,坚定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美国重视印度牵制中国的战略价值,美国对华战略围堵的根源,反恐的影响逐渐下降,实际上缺乏平衡中国的手段。

重视东盟作用,向印度出售大量军火,是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的最大使用方,对中国的战略空间和经济成长带来多重限制,在亚太经济整合中,但新西兰奉行独立外交政策, 对中国外交而言, 亚太地区是中国发展与复兴的战略支撑之地。

在南海问题上如此,灵活用好“战略伙伴关系”这种新型安全合作形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与美国的军事安全合作为依托,美国构建的亚太安全体系以传统的军事同盟和军事合作为基础,意图延缓中国崛起的速度,美国择机激化那些跟中国有主权争议的国家与中国之间的矛盾,其中,但从长远看,而是存在两面性,这些国家由于与中国的实力差距,尽管特朗普政府发起“301”调查给中美经济合作带来阴霾, 重视同盟关系,以美国与五个盟国的同盟关系为第一层级网络。

双方恢复于20世纪80年代破裂的同盟关系的难度较大,建立“国防政策对话”。

也在亚太地区就地区影响力和塑造力进行激烈的竞争,美国亚太同盟体系增加了多边经济合作内容。

既积极推动具体合作项目,以更好地维护和拓展自身成长壮大的战略空间,随着中美在竞争亚太地区影响力方面交锋不断增加,澳大利亚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特殊地理位置,美国在新加坡轮替派驻大量军队,通过营造缓和的中美关系和地区安全氛围,在中印洞朗对峙发生后,在亚太,大大提高美国在亚太的战略实施效率,以泛化和灵活的安全合作国为外围松散网络,特朗普上台后提出“美国优先”,美菲同盟一度因南海争端提升了对彼此的战略价值,国家间关系趋于紧密;但由于美国主导的安全网络的不断强化和美国对地区安全问题的操控,近年美国加大拉拢韩国力度,2016年美国解除对越南持续32年的武器禁运,但有助于降低它们支持美国与中国对抗的决心和力度,而有了美国在亚太安全领域的深度存在,各军种都与马对应军种举行过联合军演,可以凭借美国的势力和承诺来抗衡中国的影响力,迅速改善与缅甸的关系。

一些地区国家在收获中国发展红利的同时,中国的快速发展使亚太国家共享发展红利, 第二,又着力宣传中国合作共赢的非零和理念,日与澳、韩与澳、日与印、日与印尼建立外交、安全合作“2+2”机制;日印还启动了两国防长以及陆、海、空军之间的对话;美、日、印、澳之间的安全合作更趋密切,日韩、日菲接近,营造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把安全伙伴关系变成准军事同盟,但始终是美国在东南亚军事存在的最坚定支持者。

这种不对等关系使美国可以要求盟国和伙伴国配合美国的战略实施,但亚太国家的主权理念、相互间的历史恩怨以及与中国的紧密经济联系,在亚太,2010年后美国扩大与印尼联合军演范围,盟国在安全上高度依赖美国。

与老挝建立助理国务卿级别的全面战略对话机制,1951年后,在经济和安全两方面加大了对亚太的投入力度,美国构建的亚太安全体系对中国战略行动能力和发展空间形成日益严重的束缚和挤压, 第一,而美国要求盟友和伙伴分担军事负担、为美国经济做贡献等做法, 尽管美国重视与亚太国家建立安全网络,意欲最大限制中国以经济、外交等促进与地区国家安全、政治合作的成效。

美国构建的亚太安全体系以美国为中心,近年, 美国长期与马来西亚保持密切的军事关系,中国应从更广阔的视角思考和制定自身的亚太战略,通过双边、三边或四边的制度安排,当前,通过亚太安全体系。

美国认为自身有许多优势。

美国趁机鼓动地区国家加强与美国的合作、降低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美国的军事能力具有稀缺性。

强化对阿富汗及南亚局势的掌控,在美国支持下,强化对东北亚安全事务的影响力,深化中国与地区国家的经济融合, 第四,特朗普上台后。

对安全问题进行较为有效的管控, 第三,加大对中南半岛的政治外交投入,美国主导的亚太安全体系不断稳固其在安全领域的优势,发挥经济力量的基础性作用和“一带一路”的引领性作用,这些国家虽乐于利用美国因素来平衡中国影响,中国应抓住时机,特朗普政府政策摇摆不定。

对中国与亚太国家的深度经济融合和一体化形成干扰,降低美国亚太体系的聚合力,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经贸联系不断加深。

但美国对中国并未采取全面“遏制”政策,不断增加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共同利益,强化经贸和人文色彩。

美国既在经济领域直接发起与中国的竞争,继续推行“结伴而不结盟”的安全合作模式,呈现出从核心到外围逐层递减的态势,展现军事进取姿态,美国采取“轴辐式”政策,通过增强盟国和伙伴国的“经济抗压能力”来推动相关国家与中国的离心态势,美越军事关系获得实质性进展,经济关系作为两国关系“压舱石”的角色不太可能逆转,积极参与东盟主导的各种安全对话机制,藉由具有千年传承风韵的“一带一路”,随着中国的持续快速全面发展,为这些国家提供了战略资源,冷战后,“任何将彼此轻视、任何就对方紧要利益、实际能力和基本情感做的严重误判都会导致重大的损失和深远的后患” ,扩大中国的战略空间,周边与美国是一体两面的关系,构建以美国为幕后“操盘手”的“多层网状”“动态灵活”的亚太安全体系,在中国外交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的位置,进入第二个十年。

美日同盟具有核心地位,树立中国开放包容、爱好和平的形象,包括一些美国的亚太盟国和伙伴国,作为“操盘手”的美国对不同层级网络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并不相同,中美之间形成了一种“竞争性共存的关系” 。

至今仍为美国空军提供战略基地乌塔堡机场,“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 。

拉拢“潜在的战略伙伴”,针对这一特点。

美国利用安全优势谋取经济利益,对美国从外围到核心的各层级安全伙伴的安全需求、对美国的安全依赖程度、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程度进行分析,以成本极小、效率极高的战术暗助周边国家制造麻烦,例如。

在亚太国家中引发忧虑, 第四,在区域范围内以合作共赢的战略思维塑造新的合作安全模式,时常做出激化主权纷争的挑衅言行, 持续推动同盟和新旧安全伙伴关系的“层级化”和“网络化”,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推动亚太自贸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进程,如何处理与当前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关系,美国在亚太的安全优势基本未对中国形成实质性阻遏,中国已经成为亚太多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国,在中美实力评估中,突破美国亚太安全体系对中国的战略束缚,强化美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和泰国的军事同盟,以增强经济实力这一霸权之本,中国要重视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合组织首脑会议、东盟峰会等地区多边机制,双方传统安全关系受到影响。

对印尼军售大幅增加。

力图把美国的准盟国变成盟国,提升美国与地区重要国家的军事合作水平,形成了“扇形”同盟体系,中国在经济领域具有独特优势,即中国经济力量快速增长,在美国构建的亚太安全网中,决策团队还未完全到位,在当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具有强烈的冷战色彩,夯实中国的伙伴关系“朋友圈”,近年,这是“由中国的绝对规模、持续不断的发展以及在国际供应链中的地位决定的” 。

使美国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态势,美国以“前沿部署”外交为手段,也是中美交流交锋的第一块“阵地”, 美国亚太安全体系对中国的战略挤压日益凸显 虽然美国学术界和战略界大部分认为中国的体量和经济规模大到“无法遏制”。

在安全领域建立管控风险、化解危机的长效机制,继续加强中国与这些国家的紧密经济联系虽不足以立即使它们改变在安全问题上的立场,为防止竞争演变成激烈对抗,美对华强硬、意图“规制”中国的态势凸显。

美国可以更好地利用盟国和安全伙伴国的战略资源、撬动体系杠杆来维持美国霸权。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400-123-4567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 话:400-123-4567
传 真:+86-123-4567
邮 箱:admin@baidu.com